新闻动态
第一届“ScienceDB奖”得主专访(下) | 张耀南:坚守、坚定、坚持
原创 ScienceDB 科苑数据 2020-10-27 书接上文,访谈继续 科苑数据:我们非常的感动,也会用这三个“坚”来要求自己的,刚才您提到要坚信科学数据工作一定是可以为人们带来好处的,那是否能介绍一下科学数据工作给您或者给别人带来的好处呢? 张耀南:首先谈一下我们的科学数据为他人带来的好处。 我们建立科学数据资源中心的目的就是支持科学研究活动,给科学家提供服务。在青藏高原铁路建设项目中,我们利用在青藏高原7个观测站长期观测得到的气象、地温、冻土等观测数据资料,在超级计算环境下构建了青藏铁路冻土路基稳定性模型,模拟分析铁路路基是否会影响下层冻土的融化或者冻土融化是否会影响铁路路基的稳定或者导致路基变形,提供了支持,发挥了非常突出的作用。 在“黑河计划”项目开展过程中,围绕黑河流域形成的一系列水文观测数据、数值模拟数据、地质观测数据等,对整个黑河流域水文过程的研究、水资源的有效管理,以及“生态-社会-经济”高效管理模式的形成,发挥了很好的作用。我们据此构建了“数字黑河”和相关的数据模型,并围绕数据资源搭建了集成建模环境,进一步方便了黑河流域的研究者,在集成建模环境下开展相应的研究工作。目前,黑河流域的相关数据仍在持续不断的积累,持续发挥着重要作用。 在社会经济方面。比如,三江源国家公园的设计和祁连山研究中心的设立过程中,我们围绕三江源和祁连山的数据资源,提供了基础的科学数据,形成了它们的特征数据和生态结构特殊性的分析结果,为国家划定三江源国家公园和祁连山研究中心提供了重要的支持。 再举两个非常典型的例子。我们研究所一位从事冰川厚度研究的年轻人,基于他人共享的数据,建立了冰川厚度演化模型,模拟了冰川演变的过程,发表了优秀的研究成果。还有我们研究所另一位从事特殊沙丘形态研究的年轻人,利用我们中心开放共享的一些数据资源,开展特殊形状沙丘的形态动力学模拟,形成了很好的结论,并被破格提拔为研究员。 再来说一说别人共享的数据在我个人研究工作中所发挥的作用。 我在黑河计划中承担的一项重点基金项目中,需要开展地表水和地下水的混合研究,以及山区水文模型的改进。在这个过程中,仅依靠我自己积累的数据是远远不够的,基本上90%的数据是他人共享的观测数据,在这些数据的支持下,我们构建了分布式的水文模型,完成了地表水与地下水的耦合研究,并且形成了完善的集成建模框架。另外,我们还基于他人共享的科学数据资源,开展新疆公路局下设的“自然灾害对夏塔古道和新藏公路两条公路的影响”项目,分析自然灾害的时间不同分布以及时空演变对两条公路的影响和对隧道口的影响。目前,该项研究工作仍在持续开展中。 最后,我要谈的是,无论是向他人共享数据还是共享他人的数据,都要严格遵从科学数据使用的道德和伦理规范,充分肯定、充分标注数据作者和数据提供者在数据集整理过程中发挥的作用,尊重他们的知识产权和相关权益。以上就是我在从事数据共享工作中,从为他人提供共享数据和共享他人数据两个角度出发,分享的一些切身体会和实际案例。 科苑数据:您此次获得ScienceDB科学数据奖个人奖,能否跟我们读者也分享一下获得这个奖的感受? 张耀南:可以说ScienceDB是伴随着我成长,也可以说是我看着ScienceDB成长。因为毕竟我跟中科院计算机网络信息中心亲如一家人,所以在ScienceDB的发展过程中,实际上我个人认为我也是参与者,不是一个旁观者。所以ScienceDB有今天这样好的发展,也感到很欣慰。 关于此次获奖的感受,可以这么说,在我从事科学数据工作的30多年当中,我觉得最有成就感的是这样一些时间:2016年我们拿到了国家特殊环境、特殊功能观测研究台站共享服务平台,2018年我们又拿到了国家科学数据中心建设中的国家冰川冻土沙漠科学数据中心,2020年我个人获得了我们ScienceDB的科学数据奖,认为我在科学数据工作当中做了一点点贡献,这个是我感觉到非常欣慰的,也是我从事三十多年科学数据工作中唯一一个认可我个人工作意义的荣誉,我感到非常高兴,也由衷地感谢ScienceDB给予我们的科学数据作者,数据用户这样的机会与荣誉。 我们数据工作者迎来了历史上可能是最好的时机,我个人也获得了20年来从未有过的重视和自豪感。 科苑数据:您认为ScienceDB还有什么值得改进的地方?有什么建议吗? 张耀南:首先,建议ScienceDB走开放式的、开源的路子,推广成为科学数据资源建设的标准数据库;其次,在ScienceDB的发展过程中,建议有专业化的数据资源建设团队参与进来,也就是说能够满足不同的专业化数据资源管理需求。第三,ScienceDB集中社会力量来发展自己,也就是需要更多的用户来使用。通过用户使用发现更多问题,并且改进、反馈给用户,提供更多便利的服务。 科苑数据:现在这个平台获得了Nature的推荐,对于这件事您怎么看?它有什么特色吸引了您,让您决定在这个平台发布数据? 张耀南:科技部正在推广科学数据的唯一标识,我们之前在科学数据资源建设和科学数据中心建设中也引入了DOI,目的也是要走向国际。所以,我们必须与国际上的科学知识数据的应用、资源体系,或者出版体系形成对接,使得国际上能够认可我们的科学数据资源、存储环境、管理体系,以及中国在科学数据共享方面发挥的作用。所以,中国的科学数据要走向世界,开展国际合作这一工作是非常重要的。在这个方面,应该说ScienceDB是我们国家科学数据中心可以学习的榜样。 第二点,我们现在在科学数据资源的建设当中,面临着国内的科学数据资源大量的存储在国外的数据存储环境的问题。同时国外的科学数据资源,并没有存储到我们国家的科学数据资源存储库体系中。那么通过ScienceDB与国际的接轨,带动国内科学数据资源形成更大的影响力。在今后的发展当中,能够使国际科学界也能认可我们中国的科学数据资源,以此形成科学数据的国际化氛围,使得国内科学数据不仅仅在中国、也在国外形成更有影响力的发展态势,更能让科学数据这一宝贵资产能够在国内得到完整的保存。 科苑数据:冰川冻土沙漠数据中心是唯一一个在西部的国家科学数据中心,在支持西部发展、一带一路建设等方面都发挥了重要的作用,能不能谈一些在这些方面的工作呢? 张耀南:20个国家科学数据中心,17个在北京,1个在上海,1个在天津,1个在兰州。在兰州建数据中心,确实是非常不容易的。经过了长期的积累,才有了今天。 从长期发展的角度来讲,必须要有自己的定位和特色的数据资源体系,树立区位优势。我们从天山一号冰川做起,又开展了冰冻圈相关的工作,以及冰冻圈环境下的灾害方面的工作,西部就是我们天然的地质实验室,我们的资源基本上聚集在寒区旱区。 特别是我们从事科学数据工作的这一帮人,坚守着初衷,一直坚持在这样一个特色领域里,收集数据、整理数据、管理数据、共享数据,服务科学、服务地方政府、服务我们的国防,逐渐的形成了一定的影响力,得到了数据用户的认可。在各部委的支持下,我们得到了更快的发展,逐渐形成了国家认可的有关冻土沙漠的数据,我们认为也是这方面最完整最全面、最系统的。 我们非常珍惜国家科学数据中心和院学科中心的平台,发挥好我们数据资源的建设,在防灾减灾等方面,更好的发挥我们数据中心的独特作用。 科苑数据:非常感谢张老师的分享,最后在今天的采访结束之前,作为首届获奖者,也是科学数据工作的前辈和榜样,再说几句读者寄语吧。 张耀南:作为一名科研人员,应该树立科学数据开放共享的理念,通过科学数据共享提升自己的研究成果,通过发布自己的科学数据来惠及他人,通过科学数据共享发挥数据的潜在价值。 插图作者:李志强、王宝、杨永如、张爱红、张名成 全文完
专题数据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最新模型